1只蟋蟀卖5万 山东小镇每年吸金过亿

2017-08-25 10:19

握着1600元现金,农妇脸上乐开了花,而收虫人则像觅得宝贝一样,将刚买来的这只蟋蟀藏到箱子底部。

立秋后,类似的场景几乎天天在宁阳泗店街头上演,当天,曹家村的一位村民卖出了一只1.5万元的蟋蟀,就在今年,甚至有村民将捕来的蟋蟀卖出了5万元的天价……有了这天价蟋蟀,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每到这个季节当地村民便一股脑地钻进地里抓蟋蟀。据泗店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介绍,小小蟋蟀每年能给当地带来至少1个亿的收入。

立秋后的宁阳泗店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节,街头巷尾、田间地头,提着篮子的村民,手持蒲草的商贩随处可见。方桌前,一只只从田间地头逮来的蟋蟀,如同流水线一样,被商贩和买家一一过目,每当发现中意的蟋蟀,“流水线”便暂停运转,随即是买卖双方分毫必争的讨价还价。在这个有着几十年历史的市场上,几乎任何蟋蟀都能找到买家,根据成色的不同,售价也从三五元到几千上万元不等。

1只蟋蟀卖5万

市场上的商贩,大多是提篮前来的妇女,男人们为了捕捉,辛苦了一晚,白天要在家中休息,古城村村民老张却是个例外,因担心妻子把他逮来的蟋蟀卖便宜了,他专门提着篮子到市场上寻找买家。几经周折,老张的蟋蟀以700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上海人。“昨天曹家村一村民1.2万卖了一只,今天他们村又有人卖出了1.5万。据说,今年最高价卖到了5万一只。”说话间,老张满脸羡慕之情。

采访中,多位村民都表示,今年确有一只蟋蟀卖出了5万的天价,但记者多方打探,始终未找到买卖双方。据当地资深蟋蟀收购者透露,因优质蟋蟀凤毛麟角,为避免被人出高价半路截胡,类似优质蟋蟀的买卖多属商业机密,买卖双方一般都三缄其口。

也正是因为天价蟋蟀的诱惑,每年这个时节,在外打工的当地人会返回老家,开始他们的“寻宝”路。柳沟厂村的几位村民常年在外做钢筋工,如今都已回来捉蟋蟀,“钢筋工一天二百多块钱,得干将近十个小时,在地里抓蟋蟀,几小时就能挣几百块,运气好说不定一只能顶一年的收入。”村民党师傅说。村支书胡伟峰告诉记者,他们村225户村民,除去在外定居的,几乎家家户户抓蟋蟀,每年光卖蟋蟀,平均每户能增加一万元左右的收入。

村民李先生在泗店街头经营一家小旅馆,每年立秋后,因天津、上海、陕西等地的收虫人大量涌入,李先生家的旅馆也开始应接不暇,“立秋起,几乎每天都能住满,有些老主顾来之前会打电话预订。”李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家共有10间客房,条件相对好点的标准间100元1天,便宜些的也能到六七十元,单是立秋后这段时间,住宿这一项就能给他带来近两万元的收入。

记者了解到,泗店街头类似李先生家这样的小旅馆有十几家,几乎每家都客满,此外,当地170余户农家乐也迎来了最忙碌的季节,有些村民还将自家床铺腾出来,租给外地的收虫者。“家里3张床都租出去了,我们老两口睡在大门底下,既凉快还能挣点钱。”泗店村村民李老汉说。

有些常年在泗店收蟋蟀的收虫者为了方便这个季节居住,甚至在当地常年租房,天津的李先生便是其中之一。两间屋子,一间会客,一间休息,“我来这边收蟋蟀快三十年了,刚开始是住宾馆,后来因为年年来,索性常年租房子,重新装修,每年这个季节来住一个月。”李先生介绍说,因常年在此固定租住,很多村民逮到自认为优质的蟋蟀会主动给李先生送上门来,而李先生每年单是在泗店收购蟋蟀,便会花费上百万元。

在李先生租住的房子不远处,一辆大巴车旁人声鼎沸,红色的条幅上写着“泗店直达上海”。记者注意到,不断有人拖着行李登上大巴,用三轮车、电动车前来送货的人,更是络绎不绝。“这趟车从泗店直接到上海,全程12个小时,隔天发一趟,只在这个季节才有。为的是方便上海来的收虫者。”大巴车司机介绍说。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荷载45人的大巴车几乎座无虚席,此外行李厢内也挤满了货物,“除了旅客的行李,基本上都是蟋蟀。”据发货的当地人介绍,在装蟋蟀的陶瓷罐中砸好土,再放入几粒蒸好的大米,蟋蟀便可跟随大巴车顺利抵达上海。“通过大巴车发送蟋蟀的,大部分是二道贩子,这边有专人收购,那边有专人接收。”一知情者透露。

“因为每年从上海方向来咱这里收蟋蟀的人比较多,宁阳又没有火车站,我们专门申请线路,开通了这趟车,只在秋季运行,两天一班,基本上都能坐满。从乡镇到上海这种国际大都市,咱也算是和国际接轨了吧!”大巴车司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