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大数据精准帮助贫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偷偷给贫困生打钱

2019-09-23 22:13

当我们天天担心大数据侵犯个人隐私,看到这种新闻还是比较暖心的,这种”侵犯隐私”我觉得可以有。因为很多时候,为了一斗米折腰,才是最惨的。很多人真的是穷死在这几百一千手上,当你觉得很多大数据侵犯隐私,你可以想象为什么有人愿意为了几百块去裸贷,把自己的裸照给陌生人,隐私其实对很多人来说一文不值的。你们知道有些姿色平平的女孩,可以为了一两千去出卖色相吗?这时候你觉得哪个更重要。

中国的很多规则制度可能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是往往因为制度设计,规则不人性化,而酿成了惨剧,有时候,也是技术原因造成的,技术达不到,就会产生诸如“你怎么证明你是王小明”这种问题,如果王小明从出生就有指纹虹膜生物信息,一查便知,也不存在,证明你是你,证明你妈是你妈这种蠢事了。

很多制度设计,囿于组织稳定性和降低风险,会变得繁琐僵化,比如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我怎么知道你是一个【需要饮食补助的学生】?很难,因为我既不太可能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吃不起饭(难道我每个学生都跟着他生活),也不太可能知道你会把钱花到哪(难道我还能跟着你逛超市),如果我用嘴问你,你怎么保证你不会撒谎?(你的舍友和家人都可能会撒谎)但是数据不太会撒谎。

或者说,数据造假的成本其实很高,而且你跑不赢数据处理模型的。所以大组织为了稳定性肯定只能加长审批流程,一层层担保背书,你家长要签字,甚至当面来说明,来说明你得带户口本吧?证明你妈是你妈,但是户口本也可能是假的,所以你还得再开证明,证明你现在的证明是真的。来证明你需要钱得有工资证明吧?或者当地政府开具的各种,本质上是为了担保和背书的证明(降低风险)。

这就是传统社会或者组织的问题,而现在【大数据】就能够用一种新的方式,曲线救国来解决。我根本没必要知道你家赚多少钱,因为很多家庭哪怕是做生意的,万一欠款一千万,虽然住着别墅,只能吃咸菜,你说他算是穷还是富?我原来一个同学,家里生意出了问题,虽然坐拥上千万家产,但是怕到时候还不起钱没敢卖,只能节衣缩食,渡过这个难关,这几年内,他的消费能力可能真的和穷孩子一样,你说他需不需要帮助?

这个,在过去,是一个道德抉择,而道德抉择就是无尽的扯皮和自说自话,现在,大数据之下,没有需不需要,只有你是不是出现在我模型的result里。如果不巧你有钱被认为了没钱,那也只是我的系统误差,可以接受,总比天天道德审判强吧?而且你要明白,道德审查也是要花钱的哦,不比大数据模型误差损失的钱少的。你根本不用户口本,贫困证明,大数据能够分析你消费习惯来提供商业价值(比如淘宝推送),也可以对你进行侧写,帮助政府和学校,提供最高效率的服务。

再做个思想实验,假设,我是学校领导,我想找谁需要补助。我能够得到学生们的拼多多消费数据,比如我观察这些人两年,然后发现很多孩子这两年一直在买很劣质的比如化妆品吧或者护肤品,那我是不是更有证据证明你是穷孩子需要帮助呢?毕竟一个人不太可能为了骗钱,平时就“坚持购买劣质护肤品”,就为了骗学校。当然有这个可能性,但是有几个人会这么做?到时候让辅导员问问他舍友问一些小细节,看看这孩子的宿舍环境,是不是比较节约,两方面一验证,差不多就可以了。这总比让他回家开贫困证明方便(关键是很多人还真的就去造假),或者让学生自己说自己多惨比谁更惨给谁钱要靠谱。因为人总是很难为了骗那点钱,去刻意降低生活标准的。这也算是心理学+技术的结合。

或者再一个思路,我观察你的【打折券消费习惯】,如果你特别喜欢用打折券,还总是买便宜货,还总是凑到购物节去嫖折扣,而不是想买啥立马就买。你肯定更很有可能是贫困生。反过来讲,我直接调你的腾讯网易数据,一旦发现你一年在有游戏上消费高于1000,取消你贫困生资格,可不可以?这个标准也许可以商榷更改,但是这个思路总比那种“你都有笔记本电脑了,你怎么有资格当贫困生”要更人性化。这就是大数据的好的方面呀,不再拘泥于你的道德审查,因为道德容易造假。而是只看你的行为,你的行为很难造假,特别是大数据,你一次可以行为造假,你造假一千次?你也是奇葩。

这种实践也是非常有启发性,而且收益巨大的,既能减少公共服务的成本,减少被无良人士揩油风险,也能够精准到位,你需要啥我给你啥,也不会出现给你五千助学金,你去买个游戏本的事情了。如果把这个助学金,拆分成话费券,食堂券,学费券,限制他的消费范围,就解决了啊,也不会去用各种道德标准,来质疑人家到底是不是真的穷。

技术有时候是隐性的,你看不出来它有多伟大,比如如果没有“购物卡”这种技术发明,你怎么限制学生把食堂补助只花在食堂?这个在以前肯定是非常严肃的问题,而现在一张食堂卡就解决了。

更多校园新闻推荐: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