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男轻女家庭长大的女孩过得怎么样?

2020-11-23 19:16

在别人眼里可能是比较向上的女生。但自己还是会受原生家庭影响。回家后就是丫鬟,做家务什么的。最近最让我生气的是,我哥拿回来一个扫灰尘的工具让我去打扫卫生。然后他就在屋里嗑瓜子。我还不能拒绝。拒绝大概就等于三个人给我上课。

什么你是女孩子,这是你该做的,他是你哥,你小点要让着他(非常迷的逻辑)和哥哥发生矛盾,甚至是开玩笑(小时候傻里傻气),也会收获妈妈的死亡凝视。自以为考上高中,有了一些可以被疼爱的优秀资本,结果妈妈说别以为你考上高中,你就比你哥高人一等。从小到大,爸妈都说不重男轻女,妈妈也会在我(零食方面)吃亏时说大的要让小的,她不常在家。但是,大概只是当笑话讲,该抢抢改吃吃。爸爸虽然有时候给我撑腰,但也说过就凭他是你哥你就要听他的这种鬼话。就连长大后(二十多岁了),也会问现在你妈看你长大了都没打(骂)你了,家里三个人你最怕哪个之类的智障问题。

小时候也被洗过脑觉得爸妈不容易,哥毕竟是哥,自己要好好读书孝敬父母敬爱兄长。回想也许是幼稚的自己在心理防御,让自己不那么难过。大家应该明白,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长大,最难跨过的一关就是父母并不是爱自己。后来才发现,真的远香近臭,还是呆在外面来得自由。不用每天面对面,重复同样的境况,同样的窒息。最后,规劝同类人一句,不脱离原生家庭环境谈自由平等尊重都是耍流氓,能走就走,千万别留。人生不止是父母,还有朋友,还有新的邂逅。

另,我真的觉得,他们在把我当外人。没关系,我也想离开这个环境。刚刚和爸爸吵了一架。他说我不喜欢叫人,在哥哥生日的时候该嘴甜表示一下。给钱我买衣裳,我都不要之类……不喜欢叫人是真的跨不了回忆那关,妈妈哥哥的打骂甚至连爸爸的骂我都忘不了。对我不够好,我真的不能昧着良心去讨好。给我钱买衣服是很好的。但是在哥哥和妈妈面前,我敢收吗?上次一千五买手机,回来在厨房,我妈说你要那么多钱买这个做什么。(还记得高考结束那天说考上了就给我买新手机,后来不照样给我用过的手机。

再后来手机被偷了给我八百块钱买华为很多年前的手机,大学用这个根本不行,于是我节省又买了二手手机,然后不好,又去淘宝买了华为摔一下没了。父母这才说跟我买。迟到了两三年的手机。)其实还是父亲不够合格吧。

所以也没发现,一个月八百生活费,女大学生考证吃饭化妆品衣服等等都是靠这个。也没发现,妈妈根本不愿意为我花钱。就连看到我生活费买的衣裳也说天天拿生活费买的什么衣服,其实真的没有多少,钱少便宜货。也不说给我买什么的,也不给我多的钱。偶尔买个一百块钱两双的鞋,还说再别总装可怜,我可是跟你买了。然后也有拿路边买的廉价衣服说穿这个看你穿的都是什么。爸爸也说妈妈给我买的便宜货,面对妈妈说我自己用生活费买也说过几百块钱能买到什么。但是,他怎么就是不明白,我妈就是不想为我花钱。我花生活费买什么,她都会说。然后,我爸爸说要拿钱给我,有一瞬间她的脸色非常难看,我怎么会接。她表面上不说什么,私底下肯定又会说难听的话。他怎么就不明白,就算给钱也要私底下给。他怎么就不明白,从小时候一直到现在,哥哥妈妈给我体验,从来只是把我越推越远。甚至是他自己,我也觉得靠近就很痛苦。我没办法运用社会经验,戴上假面演绎母慈子孝。这样浮于表面的训斥借着为我好的缘由只会让我更痛苦啊。你根本不懂我,那你怎么教我做人。你既然有一点点爱我,那你怎么缺席了我的童年以及少年。你知不知道,你的女儿在小学时幻想被雷劈死,又在初中时有自残的念头,大学时视频被你们说哭,跑到学校广场哭了很久。你也是加害者啊。

漫长的假期漫长的折磨。今年应届毕业生,到二月底的时候已经有不妙的感觉了。然后就开始找工作。我说面试,我爸就说我一定过不了。我说面试过了,屁都没有一个。我说去武汉工作,我妈说武汉吃住贵。我也没想花他们钱。现在好了,他们去做事回来,我忘烧水,明明还有一壶,被说一点用也没有,被说活着做什么。一壶水而已。没烧一壶水的我罪大恶极。我妈说我天天在家不赚钱吃喝什么都不做。

我大概这个月就可以实习,实习就有工资。我就知道她是嫌弃我不赚钱。不止她,全家没一个不嫌弃的。真的很难过。毕业找工作没人帮你,家人还给你压力,好像你对抗的不是社会,而且家人似的,面试时面试官敷衍的感觉都能让你挫败好多天,更何况面试过后,你爸亲口说你过不了。多大仇多大怨。

要不是头顶的星空心中的道德律,他们就不怕养蛊遭反噬吗?骂你的时候恨不得把你碾进土里直接埋了,早年更是把女儿当鸡一样骂,转眼就能面色如常使唤你。还能在你愤怒过后,红着眼睛,说我也不容易,你爸/你妈也做不到我这样巴拉巴拉。放你娘的屁。六月我就滚了,你我各自美丽。

父母控制欲太强怎么办?父母讨厌我上楼以及关房门父母对我期望太高,在我说自己不行时,斥责我应该保证自己可以,一个想要漂亮话,一个想要我很行。父母道德绑架怎么办?父母向我索求情感反馈怎么办?还没工作我妈就以道德绑架的手段想要我上交工资?生我养我这么为难,把钱留着做生意,利滚利不更好吗?何必总对我讲,我生来就是原罪,没有独立手段,吃饭穿衣上学这些都是要还的。没有感情反馈也要我给你们,恨意怨怼你们要吗?我没有心吗?我是大人吗?所以小你们二十来岁的我还要应对你们的嘲讽与索取吗?在我没有个人意识的时候,不要我就好了。